爱游戏首页:《花千骨》《太极熊猫》非典型手游版权案

  蜗牛指责《花千骨》侵权《太极熊猫》几乎开创了一个手游维权先例:以“构成玩法近似”为由称对方抄袭,涉嫌不正当竞争,这为蜗牛的维权增大了难度。

  在蜗牛看来,《花千骨》的做法比换皮还过分,如果不能刹住这股风气,将极大打击原创热情,影响行业的正常发展;《花千骨》发行商天象则认为,蜗牛此举纯属炒作。

  非典型手游版权案

  7月6日,蜗牛发布声明称,天象互动发行的手游《花千骨》抄袭蜗牛的自研产品《太极熊猫》,违反了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。与以往手游维权不同,蜗牛的理由可以概括为玩法近似,“使用了《太极熊猫》的游戏界面、人物、道具属性、近似的装潢设计,如游戏规则。”

  《太极熊猫》

  在大部分游戏侵权案中,通常是采用了相同的IP。比如畅游和完美世界关于金庸小说的一系列维权行为,打击对象均为直接或间接顶着金庸小说中武功、人物名字的游戏。具体到《花千骨》上,该IP是来自网络小说,游戏背景、世界观均与《太极熊猫》不相干。

  截至目前,“玩法近似”的侵权案例只有一个——《炉石传说》。去年1月,暴雪和网易以侵犯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《卧龙传说》开发商上海游易,并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。

  当时,暴雪给出的理由是“使用、复制、抄袭了《炉石传说》中游戏元素的设计、规则、算法、卡牌组合,侵犯了著作权,近似的装潢设计构成不正当竞争。”比较蜗牛与暴雪,双方提出的理由类似,均提到了不正当竞争,暴雪则多了一个著作权。

  但是,《炉石传说》的玩法有其特殊性,在全球范围内都比较罕见。《太极熊猫》则是一款标准的ARPG游戏,相同玩法的游戏数不胜数。对此,蜗牛副总裁时涛指出,《花千骨》并非借鉴玩法,而是直接抄袭,甚至是复制。

 

  《花千骨》

  “比换皮还过分,就是Ctrl+C(复制)加Ctrl+V(粘贴)。即便是换皮游戏,新手引导、数值等等也是要调整的,他们连说明文字、物品奖励都没变,连Bug都一样,原封不动的照搬。见过抄的,从没见过这么抄的。”时涛说。

  有必要指出的是,即便有诸多相似或相同之处,除了IP不同,《花千骨》与《太极熊猫》的源代码也不同。另外,不同的IP,面对的用户群也不完全一样。

  蜗牛维权难度高

  尽管存在《炉石传说》这样的成功先例,外界普遍认为,蜗牛想赢得这场官司并不容易。

  据记者了解,暴雪与网易之所以能够赢得官司,关键并非“玩法近似”的主张,而是《卧龙传说》在初期宣传推广时,自己不够“检点”,打着《炉石传说》的大旗,让暴雪抓住了把柄。

  在诺诚游戏法的朱骏超律师看来,蜗牛本次维权缺乏关键性的证据。在著作权方面,朱骏超指出,从现有材料上看,可以看出《花千骨》在部分内容(包括部分画面、角色技能、游戏界面等方面)对《太极熊猫》进行了“模仿”,但该模仿很难达到侵权著作权的程度,被认定为侵犯著作权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实际上,蜗牛在律师函中也未提及侵犯著作权,而是不正当竞争。朱骏超表示,《花千骨》虽然可以在一些玩法、数值设定方面进行了模仿,但从游戏整体来看,《花千骨》与《太极熊猫》存在明显区别,游戏剧情也基本不存在重合之处,同样难以达到不正当竞争的程度。

  整风运动还是暗藏杀手锏

  面对这场不被看好、有可能会输的这场官司,蜗牛的态度却表现得相当坚决。当然,还有另一种可能——蜗牛掌握了一些关键的证据,而没有对外披露。

  据时涛透露,相关维权动作已经开始走法律流程,准备起诉并提出索赔。时涛强调,蜗牛的目的不仅出于自身维权的需要,还是呼吁整个行业抵制这种现象。时涛表示,《花千骨》并非简单的抄袭,而是复制。一旦这个口子被打开,将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。

  “如果官司输了,那么将是对中国原创游戏的沉重打击。如此过分的行为都可以不被追究,那么以后大家都可以这么玩儿,谁还搞原创?”时涛说。

  天象方面显然并不这样认为。“《太极熊猫》近期成绩有所下滑,或者要发售新游戏,所以他们在借机炒作。”天象相关负责人说。对此,天象的态度是,除了发布声明表明立场以外,将不会被蜗牛利用,与其进行口水战。不过,该声明并未就蜗牛指出的细节进行解释。

  蜗牛正式发布《花千骨》涉抄声明维权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